×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真菌操控下的「僵屍蟬」:腹部都空了,繁殖的腳步也沒停下來

delightW11 2022/07/08

蟬鳴是夏季獨特的一份記憶,沒有蟬叫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夏天,我們都知道蟬在夏季叫是為了求偶,擾民只是情非得已。不過我們對蟬的態度從以前的厭惡變為了喜歡,畢竟蟬鳴代表著一個充滿生機的夏天。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在這些充滿活力的蟬鳴之下,正發生著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蟬是一種昆蟲沒有聲帶,我們聽到了蟬鳴實際上是蟬在振動自己翅膀時所產生的聲波。雄蟬通過振動翅膀表示自己的方位,雌性蟬則可以通過這個聲波振動的強弱,來判斷雄性的身體情況,從而考慮是否要與之交配。

然而雄性蟬的振動聲音很可能會吸引來的是另一隻雄性,並不是說蟬中間存在著性取向問題,而是很有可能這些蟬已經沒有肚子、沒有腦子了,是一具名副其實的「僵屍」。

僵屍蟬

我們在影視作品中經常會看到這樣的情節,人類被細菌、真菌或者病毒感染之後,喪失理智變成一具軀殼,一切都靠本能而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類。這樣的僵屍事件每個夏天都會在蟬身上上演。

蟬的生活習性很特別,首先它們將卵產在樹上,孵化出來的幼蟲並不會飛,需要爬向土裡埋個三、五年,甚至有些蟬一埋就是17年。在這過程中蟬會歷經多次蛻殼,最後一次脫殼它需要再次爬上樹,完成之後才是一隻真正的會飛的、會發出振動的蟬,這個時候它才算完全的成年和成熟,可以參加繁殖。

只是在地下生活的這些年,蟬很容易被一些真菌所感染,感染後它們的腹部會被這種真菌所侵佔,之後的一切行為都將受到真菌的操控。科學家們將這種已經失去自我意識的蟬稱之為「僵屍蟬」。

僵屍蟬仍然會不停地繁殖,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肚子裡的真菌。確切的說不是它自己想要繁殖,是感染它的真菌想要繁殖借用它的身體罷了。聽起來是不是覺得很恐怖?然而在蟬裡面卻非常的常見。

真菌

感染真菌後的蟬依然發出振動,只不過這個時候它們已經分不清雌雄。被感染的雌性在接收到振動信號後會去尋找雄性,交配過程中被感染。有些被感染的雄性,會試圖發出雌性的振動頻率,吸引旁邊樹上的雄蟬,或者直接去找正在求偶的雄蟬,然後與之發生繁殖行為,將其感染真菌。

僵屍蟬跟別的蟬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它們的腹部是空的,裡面塞滿了乳黃色的孢子,這些孢子在它們身體裡暫時存儲,以蟬的內臟和體液為營養物質,並跟隨蟬的飛行而移動。

有的時候2只都被感染了的僵屍蟬相遇,它們肚子裡的孢子就會自由結合然後隨風飄走,開啟下一段旅程。而作為培養皿的那些蟬,最後只留下一副空空的軀殼荒涼地掉在土地上。

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它們可能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留下後代,整個繁殖季節沒停下繁殖的腳步,是在幫這些真菌繁殖而不是在為自己繁殖,可能這些僵屍蟬在最後一刻還在想著自己之後兒孫滿堂的場景吧。

真菌感染

提起真菌感染人類並不陌生,畢竟我們也深受其害。常見的一些皮膚病,如牛皮癬、腳氣、皰疹等,都是因為真菌感染人類皮膚導致的疾病。不過這對人類來說並沒有很大的影響,它並不危及生命只是會影響一點點生活,而且也比較好治療塗抹一些專門殺菌的藥膏就可以。

但是對于一些動物來說真菌感染十分致命,就比如蟬,它的體型沒有人類那麼大,所以沒有足夠的地方給真菌安置它們的孢子,于是真菌只能掏空它的肚子。其次像蟬一樣的昆蟲,並沒有非常敏感的神經,它並不會知道自己被感染了,所以還傻乎乎地帶著這些孢子到處亂飛,還忙活了半天幫助人家繁殖。

引起這種僵屍產的是一種叫做Massospora的寄生真菌,在感染它的孢子一個星期的時間裡就可以將蟬的肚子全部吃掉,之後它用孢子填補在蟬肚子的位置,假裝是它的肚子。科學家們覺得非常奇怪,雖然蟬是昆蟲神經的敏感度不及哺乳動物,把整個肚子都掏空的疼痛蟬應該是能感受到的,那它為何會對此無動于衷呢?

科學家們發現這個叫做Massospora的寄生真菌,它的孢子會分泌一些物質出來,這類物質會控制蟬的大腦,讓其不會產生疼痛,甚至控制它們的繁殖行為。與其說這些孢子是它的肚子還不如說這些孢子是它的腦子。

就這樣在新大腦的控制下,蟬已經失去了自我,它所有的一切都為這些真菌的孢子服務。並且這種真菌的感染不分雌雄,也就是說,蟬成為了一個培養皿而已。真菌為何如此厲害能夠做到控制生物行為的地步?這就不得不說真菌有漫長的歷史。

神奇的真菌

真菌是一種真核生物,但是它獨立于動物和植物之外,自成一門,生物學上稱之為真菌門。就目前人類所發現的真菌種類就有12萬種,這其中有我們熟悉並愛吃的蘑菇。

「蘑菇一生」

真菌是真核生物所以追蹤起來的話它應該和我們動植物擁有同一個祖先,只不過關于真菌的起源生物學家一直缺少足夠的證據。並且關于真菌的種類生物學也不能確定究竟有多少種。真菌的各項特性介于植物和動物之間,它竟然像植物那樣進行光合作用或者無性繁殖,像動物那樣近親有性繁殖。

雖然真菌的起源不明,但可以根據整個生物的演化軌跡推斷,水生真菌為最原始的真菌,在隨後的植物登陸過程中,真菌也登上了陸地。真菌並非完全採取寄生的方式,一些真菌是屬于分解者,採取的腐生方式生活,不會去佔領活著的生物。

但一些真菌會採取寄生生活,比如僵屍蟬的罪魁禍首,Massospora真菌。一般來說,寄生類真菌比腐生類真菌更加高級,出現的時間可能更晚。腐生類真菌有可能是真菌的初始型號。真菌對生物有利有害,同時動植物對于真菌來說也同樣重要。

因此按照理論上來講,真菌不會讓動植物快速失去生命,而是選擇與其達成一種共生的關係。這是因為真菌的孢子非常的脆弱,是一種比較古老的生物生殖方式。雖然真菌可以產生成千上萬顆孢子,但真正能夠存活並參與繁殖長成個體的少之又少。

真菌十分依賴于動植物對其孢子提供的保護,比如Massospora真菌肯定不會讓蟬在幫它繁衍的過程中失去生命,只有在完成傳播任務後,這只蟬才會徹底成為空殼。

真菌致幻

僵屍蟬之所以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工具蟬,很有可能與Massospora寄生菌孢子產生的一些物質有關。很多真菌都帶有致幻的效果,比如最常見的就是那種花花綠綠的類型,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毒蘑菇。

蘑菇也是一種真菌,它有毒並不完全是為了保護自己,還有可能它是用這個毒素説明自己達到一定的目的,只不過它的毒量用在不同的生物身上會產生不同的效果。例如吃涼拌見手青會發現小人跳舞,有沒有可能這個見手青的毒用在另一種生物身上,它就不是看見小人跳舞,而是看見前方有一片大海?

再比如有些蘑菇會發出肉類的味道,像蒼蠅之類的昆蟲就會靠近,它們趁機將孢子粘在這些昆蟲身上或者乾脆讓孢子效仿僵屍蟬那樣直接注入到了昆蟲體內將其感染,然後用它的致幻物質,讓這個昆蟲產生一種錯覺,從而幫助真菌達到繁殖的效果。

但是由于真菌的種類實在是太多,生物學家到現在都無法分清它們的致幻元素究竟會有怎樣的區別,所以野外的蘑菇還是別亂吃。

人類與真菌

和細菌病毒不一樣,真菌在人們的印象中並不是十惡不赦的存在,相反它們中間有很多還被人類馴化,成為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真核生物。

比如蘑菇就是人類馴化最成功的真菌類群,蘑菇富含豐富的氨基酸,已經成為人類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物。光人工培育出來的蘑菇種類,全世界就超過了1000種,即使這樣人類依然不知足,追求鮮美,人們會去採集野外的未知蘑菇。

在人類食品上起到重大作用的不僅是蘑菇,還有一種叫做酵母菌的真菌,它的出現改變了人類的食用方式。酵母菌被廣泛運用于釀酒與食品加工行業,尤其是在做麵包、蛋糕等烘焙食品上。

所謂的發酵,是指酵母菌在這裡面將糖類物質分解為酒精和二氧化碳,某些情況下它還會分解成乳酸與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會讓一些食品的內部變得疏鬆多孔,從而增加口感。人類利用酵母菌生產食品的歷史已超過千年。

除了日常飲食真菌在醫學上也做出了獨特的貢獻,有一類叫做抗生菌的真菌,它們會分泌物質抑制別的微生物生長,人類發現的這個特質將其進行定向培養,于是我們有了鏈霉素、青霉素。這個物質在自然界中原本是存在的,鏈霉菌和青霉菌產生,專門通過特製的培養基進行培養得到所需的抗生素。

但這並不代表真菌對人類就沒有危害,前面提到過真菌感染導致的皮膚病,還只是真菌的小危害,最大的危害在于真菌感染人類的食物,從而分解出有毒物質。

比如黃麴霉,會附著在發霉變質的糧食上,它會產生澱粉酶、蛋白酶和磷酸二酯酶等,原本它也是一種釀酒時候所需要的菌種,它在分解糧食的過程中會產生黃麴霉素,物質會抑制人體內蛋白質的合成,長期下去會導致人體發生病變,黃麴霉素也是國際上所承認的一級致癌物質。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黃麴霉菌。

黃麴霉

真菌的傳播依靠的是孢子,孢子是一種特別小的生殖細胞,可以懸浮在空氣裡,因此它可以通過人體的鼻腔進入人體體內,寄生在人體的器官內部。這也是科學家們非常擔心的一件事情,真菌是一種比較原始的真核細胞,變異速度超乎人類的想象。

如今全球變暖環境污染日益嚴重,未來會有人類未知的真菌種類出現,它對人到底有什麼危害我們現在不得而知。所以對于人類來講,真菌是一個定時彈,說不定下一個僵屍蟬就會是我們了。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