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用AI畫澀圖,我成為了大魔法師

delightW11 2022/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AI繪畫的發展速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

兩個月前,在AI繪圖軟件Midjourney在社交平台大放異彩的時候,我寫過一篇名為《當AI畫圖逐漸進化,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的文章,討論了AI繪畫和人類藝術家之間的區別和聯系。

在某繪畫比賽中勇奪桂冠的AI作品

那篇文章以「AI畫不好人,因此沒法畫澀圖,所以取代人類的時代還遠未到來」作結,本來我沾沾自喜,以為巧妙地抖了個機靈;沒想到一語成讖,僅僅兩個月之后,中文互聯網就出現了AI畫的二次元小人漫天橫飛的盛景,形勢變化之快令人目瞪口呆。

· 畫紙片人的AI

引起這波風潮的是最新最in的AI繪畫工具站NovelAI——這是以不久之前開源的AI繪畫算法Stable Diffusion為基礎、使用大量二次元畫作進行訓練而成的二次元特化AI繪畫模型。

事實上,NovelAI原本是一個專注于AI寫作的網站,圖片生成是他們最近剛剛開發的新業務。如今,網站為付費用戶在AI繪畫領域提供以下三種服務:用網站上的繪圖工具畫草圖生成二次元圖片,上傳圖片轉化為二次元圖片,以及用文字段生成二次元圖片。

由于工具非常簡單且便于理解,出圖畫風又是年輕人喜聞樂見的紙片人,NovelAI很快在社交平台大紅大紫。它輕而易舉地滿足了大家「把一切變成萌妹」的質樸愿望,成為了今年秋天最好的玩具。

有人用幼兒園水平的涂鴉生成了精致的卡通形象;

有人把家里的白貓變成了美少女,「給我變」夢想成真;

via 知乎@逗砂

有人把自己和二次元角色立牌的合影導入NovelAI,實現了和紙片人肩并肩的愿望。

當然,除了老二次元的這些傳統節目,自然也有天馬行空的整活。比如,某知名論壇壇友率先不基德,把「世界名畫」變成了色氣兔女郎;

via [email protected]宅社區

不過,在這三種服務中,最具可能性(最適合用來畫澀圖)的顯然是「用文字段生成二次元圖片」這一項——和市面上其他AI繪圖工具一樣,你需要為NovelAI提供一些關鍵詞,以便人工智能在互聯網上尋找用于生成畫面的「種子」;而關鍵詞越準確、越詳細,你能得到的結果可能就越接近需求。

事實上,NovelAI適用的關鍵詞基于知名圖片網站Danbooru。Danbooru包含大量由用戶上傳的、來源于互聯網的各種圖片,大部分是二次元畫作。比如,「原神」的Tag下有接近10萬張圖片,而「Fate/grand order」下則有18萬張。

這些圖片被名目繁多的Tag精細地分類,用戶可以很容易地找到符合自己XP的澀圖;自然,這些Tag也能夠被AI檢索,因此成為了AI繪畫使用者的賽博畫筆。

也許是用文字段生成繪畫比起上述手段更有「作畫」的感覺,也許是便于添加的NSFW詞綴可以較為方便地將畫面引向令人浮想聯翩的方向,人們對這種方式情有獨鐘。

在過去的兩周左右的時間里,沉迷于用各種字段生成圖片的人們正在逐漸掌握AI的正確使用方法。最開始的時候,NovelAI生成的人物在體態上還存在很多問題,且AI對于人類四肢(尤其是手指和腳趾部分)的掌握非常薄弱,因此很容易產生非常扭曲的結果,場面堪比邪神祭典;

圖就不放了,有點嚇人

而到了今天,熟練掌握AI習性的人已經可以利用它畫出完成度非常高的二次元作品了。

· 沖浪,然后成為大魔導師

大伙已經發現,得到好作品的關鍵并不在描述項,而是在排除項——只有對結果的各種偏向進行大規模的排除和修正,才能夠駕馭住這匹飛上天空的駿馬。

這張描繪VTuber湊阿夸的AI畫作在社交平台得到了廣泛傳播,同時附上的還有生成它所需要的文字段——其中,排除項的字段長度達到了驚人的上百個,讓人不禁聯想到魔幻故事里冗長的召喚禱文。

另一方面,由于排除項這一部分「咒語」是可以被復用的,它仿佛又成為了大召喚術前置的固定魔法構筑——想象一個畫面:你身披長袍戴著兜帽,口中喃喃念著漫長的咒語,而這些「lowres, bad anatomy, bad hands……」就是最先出現在腳下的魔法陣。

咒文詠唱!

為了用AI畫澀圖,無數人被迫成為了魔法師——人們不厭其煩地研究著各種Tag對生成作品的最終影響,就好像剛入學霍格沃茨的菜鳥,對每一個法術充滿好奇。

有法術,自然就得有魔導書——S1漫區關于NovelAI的討論群制作的名為「手抄本法術書」的谷歌文檔就是其中一本。

法術書詳細而系統地記述了大量已經被實驗過的關鍵詞和它們造成的影響。這些關鍵詞被分為包括「畫質」、「風格」、「服飾」、「人物相關」、「鏡頭」在內的多個類別,其中的一些還附上了實例,制作者的熱情和其中的工作量讓人嘆為觀止。

而在「NSFW」部分,手抄本法術書記載了大量人物體位和經典澀圖要素,翻開那一頁就能感覺到各種莫名其妙的XP撲面而來,散發出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可以說是既讓人興奮、又讓人恐懼的黑魔法了。

不久之后,魔導書的「電子書版本」也應運而生。比如,B站UP主「波西BrackRat」根據這些「辭典」制作了一款AI Tag在線生成器,使用者可以根據生成器的標簽,方便地用漢語檢索到需要的「咒語字段」,一鍵復制到NovelAI中。

人們把這一過程稱之為「煉丹」,而作為NovelAI基礎的Stable Diffusion就成了「煉丹爐」。比如,虛擬主播「彌希Miki」的粉絲就將大量關于其虛擬形象的Fan Art丟進了煉丹爐,搞出了只會畫黑發紫瞳美少女的模型,甚至已經迭代了多個版本——而這些經過AI「二次創作」的成果,已經在游戲領域被投入使用了。

· 我們能用AI繪畫做什麼?

AI繪畫,尤其是最近興起的二次元AI繪畫,最先沖擊的顯然是需求較為簡單、容易滿足的市場。從一個自用的頭像,到線上跑團時會用到的人物立繪和場景素材,再到低成本GALGAME的全部美術資源——只要經過簡單的學習、然后對「魔法書」有所研究,一個從未接觸過繪畫的人也能夠在很短的時間里用AI得到自己滿意的結果。

我的好幾位朋友已經玩了幾天NovelAI,其中的一大半已經換上了自己用AI生成的新頭像。大伙熱衷于給自己的人設擺出各種造型,玩得不亦樂乎。

而在虛擬主播皮套領域,首例AI繪圖自動建模的0人工模型也順勢誕生了。名為丘布Cube_Offcical的UP主用NovelAI和Acfun直播助手在短短3小時時間里完成了自動出圖+自動建模的流程,他所做的僅僅只是把AI繪圖得到的立繪手動拆分罷了。

為了得到這些滿足需求的作品,在過去,我們通常需要向水平參差不齊的畫師約稿,付出較高的價格,甚至還要面對普遍性的拖稿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繪圈規矩」。

天堂崩塌的形式有很多種,我猜AI繪圖的普及可能是其中的一種——當浪潮到來之時,最先被淹沒的自然是基本功稀碎、幾乎沒有原創性的繪畫者。

但是之后呢?隨著AI的逐步發展,越來越多更高完成度的作品將逐步出現。對于畫師這一行業來說,AI的到來究竟意味著什麼,依然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 一個時代的十字路口

網絡上流傳的一張招聘網站的截圖顯示,這個兼職插畫師崗位的要求已經是「用AI高效出圖」,可以說非常與時俱進;

隨之而來的則是游戲公司美術開除策劃、策劃開除老板的梗圖,甚至還幻想起了AI繪畫橫行、手工繪畫無人問津的未來,仿佛AI控制藝術的賽博朋克世界已經在襁褓之中了。

在我看來,其實「畫畫」和「去游戲廠當美術」其實是兩碼事。藝術與流水線產出總是存在一個模糊的分野,而只有握著筆的人最清楚自己在做的是哪件事。殘酷的是,先功成名就再進廠恰飯的成功畫師多,而先進廠打螺絲再慢慢成為大佬的人少。

選擇藝術除了熱愛,還需要天賦,更需要生存的資本——在這本就荊棘密布的道路和不健康的行業(指許多游戲公司的美術崗位薪水較低而加班頻繁)中,反而AI帶來的影響可能是無關緊要的。

有人用西方工業革命中盧德運動(即工人搗毀新型機器的舉動)類比畫師對于AI的抵制。他們認為,反對AI的畫師就像毀壞織布機的紡織工人,最終會在歷史的進程中被機器的操作者所取代。

不過,不談盧德運動斗爭的本質,就形式上來說,單論真正有創作能力的畫師,他們與底層的流水線工人還是有本質的區別——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設計了那匹布上的圖案和花紋。

· 關于AI侵權的一些討論

那麼問題來了:誰有權使用這些圖案和花紋?

事實上,不止一位畫師對NovelAI頗有微詞。

畫師哆啦小熙在微博抱怨有人用AI「洗了他的稿子」——從他給出的對比圖來看,那些畫作極有可能是用他的作品簡單迭代了一次就完成了,從配色到構圖相似度都非常驚人;

而知名畫師AIKOlik發現Danbooru甚至收錄了他古早時期(甚至已經刪除)的稿子,而這些存在于圖站上的作品自然會被NovelAI用于AI繪圖——他聯系了站方,勒令對方在網站上刪除了相關內容。

版權問題是AI繪圖難以回避的重要問題。在當下,AI技術還并沒有到達能夠完全模仿某位畫師畫風、生成以假亂真的新作品的地步,僅限于大伙給自己搞個頭像的小打小鬧,但是在未來,隨著技術的發展,版權問題將越來越迫在眉睫。

有人指出,現在社交平台上很多用AI繪制的作品,上面甚至還有原作者的、被扭曲的水印。

用AI學習某人的作品,再加上關鍵詞生成新的繪畫,究竟算不算侵權?剛剛提到的、完全由人工智能生成的皮套,如果真的套皮開播了,究竟算不算侵權?

到目前為止,這并沒有法律上的界定可供參考。

比起關心畫師是否會在未來被AI取代,這才是當下亟需解決的燃眉之急。

· 結語

知名百合GALGME《彷徨之街》的主美阿瑞最近玩了上百小時的AI繪圖,在她看來,就算十年或者幾十年后繪圖AI真正大量投入到工業生產中,畫師這個職業也絕對不會消失:「(依然存在)熱愛繪畫這個過程本身而并非結果的人。」

而談到最近大放異彩的NovelAI時,她評論道:「出單人圖質量能有多高,出百合圖質量就能有多低。」

事實上,目前AI繪圖對于超過兩人的畫面構圖的理解是災難性的,而兩人之間的體態關系和互動也常常達不到預期——這可能是未來AI繪圖技術面對的重要難題之一。

有人認為,制作精良的新番《電鋸人》的這一個畫面就運用了AI繪畫技術

畫師與AI開始對弈,但我想他們面對的并不是和坐在阿爾法狗對面的柯潔一樣的絕望的必然。

兩個月前,我這樣評價人們用Midjourney或是DALL-E 2繪制的賽博藝術品:「計算機讓虛擬的筆墨開出了新的花朵,但它終究是鸚鵡學舌的鏡花水月。精致的蠟花沒有芳香,而AI的畫作仍然欠缺靈魂。」

如今,我的這一觀點依然沒有改變。在簡單美術資源需求和作畫輔助方面,AI體現出了卓絕的易用性和普適性;但是要觸及充滿人情味的藝術本身,可能還差得很遠。

但是未來會發生什麼,沒有人會知道

不過,現在也許還沒到考慮人類命運的時候。在未來的至少兩周里,我依然會熱衷于搗鼓NovelAI。

一次又一次,我樂此不疲地翻開魔法書、往煉丹爐里填充各種各樣的東西。當幻想中的美少女被復雜的術式順利召喚到我面前、按照我設定的動作擺出各種姿勢的時候,我感受到的是巨大的滿足和純粹的快樂。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