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3位演「變態」的香港大師,吳毅將封神,曹查理堪稱狂魔

delightW11 2022/09/20

說到影視江湖中的壞人,其實可以分為很多種,比如「窮兇極惡型」、「斯文敗類型」、「強大氣場型」、「變態狂魔型」……

但無論哪種類型的「壞人」,演得越壞,越能起到「畫龍點睛」之功效,成為反襯主角正義光環的重要標尺。

本期,咱們就來盤點一下4位演「變態狂魔」的香港演員,個個都是大師級,「壞」到令人咬牙切齒。

一、「變態狂魔」吳毅將

年輕時,吳毅將是一枚妥妥的型男,高大俊朗,溫文爾雅。

但就是這樣一位顏值擔當,卻偏偏走上了「反派」之路,而且還越走越遠。

吳毅將

1967年,吳毅將出生于香港,原名吳彩南。

19歲時,他憑著出色的外形條件,考入了香港亞視電視劇戲劇訓練班。

畢業后,吳毅將成為一名簽約演員,參演了《云海玉弓緣》、《八仙過海》、《萍蹤俠影錄》等多部電視劇。

但由于沒有強大的身份背景,只能飾演一些戲份寥寥的小角色,演藝事業毫無波瀾。

直到1996年,吳毅將參演了劉松仁主演武俠劇《九月鷹飛》,憑著出色扮演「呂迪」一角,這才開始小有名氣。

劇照

從那以后,吳毅將開始扮演一些類似于小鮮肉的角色,有如《無名家族》中名為「阿良」的小警察,《英倫越戰》中的「李南」等。

80年代中后期,香港影視開始走下坡路,再加上盜版碟的橫行無忌,導演和編劇們開始拍「快餐作品」,此間出了無數粗制濫造的暴力電影和三級片。

為了生活,吳毅將不得隨波逐流,接拍了許多爛片。

也是從那時候起,他開始走上了反派路線。

1994年,一部名為《滅門慘案之借種》的倫理電影,讓觀眾對吳毅將的演技有了全新認識。

該片中,他扮演一名沒有生育能力的退役軍人,為了子嗣而「假手他人」借種。

如此一個思想復雜的角色,被吳毅將演繹得入木三分。

尤其當他面部表情擰巴時,那種從無奈到變態的神情,頃刻間令整個角色形象頓時立起來了。

此后,吳毅將還出演了《弱殺》、《南洋第一邪降》等限制級影片,此中的變態表現堪稱恐怖,成為許多人一輩子的陰影。

再后來,隨著黑幫題材電影的盛行,吳毅將出演了《黑獄斷腸歌》、《追龍》、《龍在江湖》、《反黑》等多部影片。

而他所塑造的「張耀祖」、「火屎哥」、「喪波」、「肥仔超」等角色,至今都是「變態狂魔」的代表,氣場強大、手段毒辣,圈中演員無人能望其項背。

甚至有網友如此評價: 當初《古惑仔》系列不找他演反派,主要是怕主角壓不住。

當然,對于演技精湛的吳毅將來說,飾演正派角色更是家常便飯,根本談不上挑戰。

有如《廉政行動組》中,他是一名正義感爆棚的好警察;《反黑先鋒》中,則扮演反黑組高官;到了《海島七號》中,又成了救護隊隊長……

影視江湖中,吳毅將是令人痛恨的「壞蛋」,令人恨得咬牙切齒。

但到了現實生活中,則是一名溫柔的好丈夫,負責任的好父親。

吳毅將的妻子名叫唐麗球,除了是84年的港姐選美季軍之外,還是一位知名演員。

兩人婚配數年,執子手手,與子偕老,從未傳出過半點緋聞。

如今,這位曾經的「壞人代表」已值花甲之年,當他出現在大眾視野時,給人以慈眉善目之感,再也找不回半點壞蛋的影子。

二、「邪魅狂狷」單立文

放眼整個娛樂圈,能被觀眾稱之為「邪魅狂狷」的,至今只有單立文一人。

從單立文的多部影視作品中看出,他的確邪魅到了極點,有時候只是回眸一笑,便能讓人后背發涼,渾身不自在。

1959年,單立文出生于有著「東方之珠」美譽的香港,從小就對音樂情有獨鐘。

如今,提到他的名字,觀眾們往往會聯想到他扮演的「西門慶」,卻忽略了他在音樂方面的過人才華。

他是不但是香港最好的貝斯手之一 ,還是重金屬搖滾樂隊Chyna的主要成員。

此后,他又和黃良升、蘇德華等人組成了「藍戰士樂隊」,是里面的靈魂人物。

1986年,27歲的單立文獻出了自己的熒幕處女作,在劉鎮偉導演的電影《霸王女福星》中飾演「阿飄」一角。

那時候的他,看上去還很青澀,沒人會將他和「變態」聯想到一塊。

然而僅隔了一年,這個青澀的大男孩便被藍乃才「忽悠」,拍了人生中的首部風月電影《聊齋艷譚》。

在這部由葉子楣、文素等艷星壓陣的片子中,單立文剛開始是個文質彬彬的書生吳彬,最后變成了令人膽寒的魔頭「五神通」。

作為新人,單立文演起來很放得開,從雷人的扮相到夸張的神情,他傾盡全力,全然不在意自己原本是偶像派,并不用靠演技吃飯的。

雖然是一部風月片,但《聊齋艷譚》一經上映后取得了莫大的成功,這也使得導演們看到了單立文身上的閃光點。

而他的這個特點,便是 「文可演柔弱書生,武可演邪魅狂魔」

1989年,單立文迎來了人生中的首個「西門慶」,在《潘金蓮之前世今生》中首次真正挑大梁,用演技征服觀眾。

該片中,王祖賢塑造了「最美潘金蓮」,而她的這份凄美,離不開單立文的強有力烘托。

演藝生涯中,從《潘金蓮之前世今生》、《金瓶風月》、《少女潘金蓮》、《恨鎖金瓶》等,單立文總共出演了5次西門慶,每一次都能大大升華「西門大官人」的形象。

正因為如此,單立文又被稱為「西門慶專業戶」,而他也對此稱謂引以為傲。

除了成功扮演西門慶之外,單立文還塑造了諸多奸詐兇殘和卑賤無敵的角色,總而言之就是兩個字——變態。

有如在呂良偉主演的《終極獵殺》中,他是囂張癲狂而又重情重義的「抽筋」;

林青霞主演的《火云傳奇》中,則是妄自尊大、魅惑妖嬈的「六王爺」;

當然,單立文還是《城市獵人》中的搞笑擔當「表哥」;《妙賊偷天》中的「雷堅」;《水滸傳之英雄本色》中的「高衙內」……

無論是搞笑的賤男,還是變態的狂魔,總能做到游刃有余。

總體而言,單立文是一個戲路很寬,演技非常有爆發力的個性演員,又是一位在音樂領域有著極高地位的鬼才。

三、「變態色魔」曹查理

曹查理演藝生涯中共參拍了80余部風月片,多扮演一些食色惡魔之類的角色。

由于參拍的風月片較多 ,因此他又被戲稱為「風月教父」,終身無法洗刷干凈。

實際上,他戲渣人不渣,影視江湖和現實生活分得很清,在圈中有口皆碑。

除此之外,曹查理還有個鮮為人知的身份,他是著名男星張智霖的親舅舅。

為此,有網友如此調侃道:

張智霖:舅舅呀,你能不能別太猥瑣?

曹查理答曰:那,我收著點?

由此可見,曹查理在影迷心目中,已經「賤」到了何等地步。

1950年,曹查理出生于香港,兒時的夢想是當一名警察,人生軌跡卻在19歲那年發生了變化,高中畢業后成了冷氣廠的一名工人,日子過得緊巴巴。

此后,曹查理還迷上了炒股,卻賠得血本無歸,無奈之下又幫人干起了催債的工作,經常被揍。

殘忍的現實,將原本文質彬彬的他逼上了演藝之路,從拍廣告開始,再到亞視的簽約演員,曹查理就這樣與演戲結下了不解之緣。

這年,他已經30歲,錯過了演戲的絕佳時期,因此只能演一些「有辱斯文」的角色。

有如在《82家房客》中,他身著一身白色西裝,架著一副金邊眼鏡,看似斯文,實則就是個衣冠禽獸,尤其看到美女時,眼珠子恨不得掉下來。

首次出演反派便如魚得水,因此曹查理的戲路潛移默化地被限制住,想要轉型簡直難上加難。

《警察故事》一片中,曹查理扮演至賤無敵的「約翰」,而他的那句「我是敗類中的敗類啊」,至今仍令人忍俊不住。

再如喜劇片《最佳損友》中的臭口奇,被人打得鼻青臉腫,居然還說自己用眼頂住了對方的拳頭。

到了《整蠱專家》中,他和周星馳對戲時,當他拿出藥,那句「[淫.賤]不能移」同樣成為經典語錄。

誠然,如果僅憑綜上角色來判定曹查理為「變態反派」的話,的確太過牽強了。

彼時,為了生存,他不得不為了五斗米而折腰,在參演的近百部風月片中扮演各類變態的角色。

自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曹查理參演了《卿本佳人》、《我為卿狂》、《情不自禁》等多部風月片,扮演的都是「斯文敗類」的角色。

在諸多影片中,他那副諂媚上司,惡心下屬、尤其對美女垂涎三尺的嘴臉,簡直賤到了極致。

1992年,在《奸魔》一片中,曹查理扮演的藥廠少東家,成了其演藝生涯中尺度最大的一個角色。

在那個風月片泛濫成災的年代,曹查理雖然接戲接到手軟,但他始終保持最后的底線,絕不「假戲真做」,對女演員十分尊敬,從來不越雷池。

據悉,在參拍《我為卿狂》時,曹查理和村上麗奈搭戲,他堅持「借位」拍攝,因此顯得極不自然,一段戲拍了近一個小時。

最后,村上麗奈苦不堪言,甚至直呼「要不來真的吧」,令劇組所有工作人員哄堂大笑。

如今,年逾古稀的曹查理,早已不是那個影視劇中的「變態反派」,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幽默慈祥的段子手,經常為大家帶來捧腹不止的笑話。

令人唏噓慨嘆的是,隨著這些老藝人陸續日薄西山,70到90后的青春,也悄悄隨風而逝,再也找不回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