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講Cos的動畫,為何被人說成「媚男」又「媚女」?

delightW11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問一月質量最高的番劇有哪些,索尼旗下Aniplex的《明日同學的水手服》和《更衣人偶墜入愛河》絕對都能排得上名號。不過,與《明日同學的水手服》中,展現出來的青春期少女的元氣與可愛不同,《更衣人偶墜入愛河》選擇了少見的Cosplay題材,展現了二次元「鮮為人知」的一面,走清純戀愛番的路線。

然而,當我以為它又是一部與《月色真美》《堀與宮村》之流相類似,在高技術力的支撐下,展現男女主甜甜愛戀,讓一干觀眾吃狗糧羨煞之餘又欲罷不能的戀愛番時,《更衣人偶墜入愛河》先在網上掀起了一輪事關「男性凝視」的罵戰。

《更衣人偶墜入愛河》是日本漫畫家福田晉一于2018年,開始連載的一部青年向漫畫。它在2021年4月宣佈動畫化,由負責過《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堀與宮村》的CloverWorks製作,于2022年1月播出。

如果你看過《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與《堀與宮村》,想必也會對CloverWorks的製作水準,有所預料。《更衣人偶墜入愛河》有著高質量的畫面,以及新奇的亞文化圈子題材, 能在網路上爆紅,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故事裡,男主五條新菜出生于人偶工匠世家,從小便喜歡人偶、玩偶,但也因此在小時候被女生怒斥「為什麼一個男生,喜歡女孩子的人偶」,從而落下心理陰影。往後直到高中,都沒能交到朋友,為人老實,不善交流。因此,他大多數時候,都選擇沉默地坐在自己窗邊的座位上,靜靜地看著班裡的同學來來往往,只有在一個人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偶時,才會露出最真實、自然的一面。

然而,他的這個小秘密,在某天不小心被同班的女生喜多川海夢撞見。

與他相反,喜多川海夢性格外向、善于交際、行動力強,思維略微脫線,既敢于大膽說出自己喜歡的二次元遊戲角色,也會對嘲笑她的喜好的人冷眼相待,認為人應該「少對別人的愛好指手畫腳」。就在男主認為自己要重蹈過去的覆轍,再度被女生嫌棄的時候,喜多川海夢卻由衷地稱讚他「好厲害」,像一束光一樣,照進了他的內心。

隨著後續一來二往交流的深入,兩人慢慢熟絡起來。相對應的,喜多川海夢也展露出了,自己平時不為人知、也不容易為大眾認可的喜好——她想要COS自己最喜歡的一位R18遊戲女角色。可是,喜多川海夢並不懂得裁縫,即使有說明書,也沒辦法製作出合適的衣服,男主的出現,恰到好處地解決了她的煩惱。

于是,兩人與Cosplay相關的故事,也就此展開。

可以看出,整體故事的編排中規中矩,既有著青春期常見的「孤獨」「不被理解」的元素,也恰到好處地添加了許多二次元中帶有「宅」屬性的要素,比如Cosplay、R18遊戲等。甚至在動畫第二集中,男女主還就「女生是否會喜歡R18遊戲」展開了討論,喜多川海夢一本正經地反問對方:「喜歡什麼和性別沒有關係吧?」

並且,在漫畫的作畫上,作者福田晉一故意以一種較為別致的方式,來描繪男女主談及喜愛事物的狀態。比如,男主會以一種接近「傻笑」的表情,捧著人偶並細心地和它對話;女主談及自己喜歡的R18遊戲時,會雙眼出神喋喋不休,看起來神神叨叨。

他們的這種狀態,如果按所謂的常識來判斷的話,都會多少給人「不太正常」的感覺,如果發生在生活中,多數人的選擇也會是敬而遠之。

這種感覺,有些類似于你和別人忽然談到你所喜歡的事物,你會不由自主地滔滔不絕,完全不管對方是否真的能夠明白,你究竟是在說些什麼。如果你表達的內容越小眾,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最後很多時候,對方都是只能賠著禮貌的微笑,在與你交流時,默默避開與之相關的話題。

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網路上圍繞著《更衣人偶墜入愛河》的爭論,反而會顯得略為諷刺。

其中最大的爭論,還是《更衣人偶墜入愛河》本身的尺度問題。有人認為它的尺度太大,應該定位成為裡番。在此基礎之上,另一個新興詞彙也被用在了它的身上——男性凝視。

說白了,把它放到番劇裡來理解的話,所謂男性凝視就是我們常說的「賣·肉」,指作品以描寫女性身體部位作為賣點。如果你涉獵的番劇足夠多、足夠老的話,那麼必然知道過去除了裡番和表番,還有活在它們之間的「肉·番」——它把「賣·肉」作為自身的主要賣點,帶著各種擦邊球「福利」,其中尺度最大的,可以說是除了不能漏的,其它全漏了。

放至十年前,這類番劇稱得上張口就來,比如08年的《出包王女》、09年的《天降之物》、10年的《親吻姐姐》等,數不勝數。只是隨著觀眾整體審美需求的變化,以及尺度的收縮,純粹的賣肉已經不再適合當下環境,這些「明目張膽」的肉番,才慢慢變少。

不過,並非只有所謂肉番,才會有「賣·肉」的內容,動畫作品還有最為出名的「七八定律」,即為了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動畫到了第七話、第八話的時候,會出現許多類似溫泉、海邊之類的劇情,讓許多女角色都換上了泳裝,算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福利」。

所以,如果真的要深究,幾乎九成的動畫作品,都充斥著「男性凝視」,這算是日本動畫在市場經濟與歷史遺留上的老問題了。只是,隨著時間發展,這些內容逐漸變得更為克制。

回到《更衣人偶墜入愛河》,在動畫的第二集中,男女主為了製作出合身的COS服裝,有一大段女主身穿泳衣,讓男主幫忙量尺寸的劇情。這段劇情,也成了部分網友認為它討好男性、「媚男」的最大證據,加上動畫初期為女主的高光時刻,其中夾雜著多多少少的福利鏡頭——不可否認,它的的確確在努力地吸引著男性的注意力。

當然,也有人覺得借此來批鬥《更衣人偶墜入愛河》,並不可取。男性凝視最大的問題,是它在將女性物化成一個帶著價值的商品,而網友認為《更衣人偶墜入愛河》並沒有做到這個地步,和過去的動畫作品相比,它在福利內容已經偏向保守克制,為了商業化的目的稍微加入一點相關鏡頭,情有可原。

並且,在爭論的最後,許多人都將落點放在了人物塑造上。 雖然前面我大致介紹了男女主開頭時各自的性格,但這就像你認識一個人,曇花一現匆匆一瞥往往只能看到對方的一部分,而無法完整地了解他。

隨著劇情的推進,男主五條新菜身上的光芒也越來越亮——性格淳厚、做事認真、敢于擔當、感情專一……在漫畫中,五條新菜就像是一個未被挖掘的寶藏,單純因為童年女生的一句話封印了自己,在喜多川海夢逐漸靠近她之後,也讓他原本被掩蓋的這些閃光點,一一得以展現出來。因此,隨著劇情展開,不乏網友認為兩個人最後能夠走到一起,賺麻了的並不是五條新菜,反而是女主喜多川海夢。

有趣的是,這也讓《更衣人偶墜入愛河》的知乎評價中,出現了不一樣的觀點。 和微博「媚男」的評價相反,知乎有網友認為這部番劇「媚女」,滿足了「二次元畫師對COS圈和完美舔狗的幻想」。

這下子,《更衣人偶墜入愛河》頗有幾分「裡外不是人」的味道,看似一碗水端平,但實際上卻兩方不討好——比較公正的,恐怕還是單純說它「媚宅」,畢竟「宅」有男有女。而不論是討論它究竟是不是在以男性凝視物化女性,還是糾結男主是否屬于女性幻想之中的完美舔狗,其實都是一時半會沒辦法得到答案的。

畢竟,討論前者你可能得從父系社會和電影拍攝歷史入手,後者則要上升到個人意識和社會主流價值觀差異的問題……

退一步來講,如果說爭論的內容不分對錯的話,那麼將兩者融合,不難看出作者福田晉一所希望塑造的,是一對對她而言「近乎理想化的情侶」。

所以,在《更衣人偶墜入愛河》初期,喜多川海夢表現得極為亮眼,她積極、活潑、主動、親和力強,整體表現既帶有女性的性感魅力,又有著少女的清純活力,符合當下所流行的「純欲」審美。而隨著劇情發展,內向的五條新菜也散發出自己的魅力,做事認真踏實,能長期堅持自己喜歡的事情,做人又有擔當,還不會拈花惹草,一路看下來堪稱完美男友的范本。

而穿插在漫畫之中的攝影、Cosplay小知識,也能夠看出,福田晉一是有認真了解過Cos圈的,雖然還是寫出了「上門脫衣量尺寸」之類不太現實的劇情,但不論是班級同學的態度,還是參加展會的過程,兩人的經歷都稱得上一帆風順,既沒有遇上負面人物干涉,也沒有碰上對他們愛好表示不認可的身邊人——排除男主童年的女性朋友。

不難看出,這是一個美好而幸福的理想化世界,它注重的是純愛的感情體驗,而非強調「世界是復雜」的深度向作品。這個理想化,不僅更能讓讀者感受男女主之間愛戀的美好,也會讓讀者心生嚮往,反而在現實之中,這種「不認可」與「不理解」的干涉,依舊存在。

正是因為小時候不被理解的攻擊,男主一路上才會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正是因為被路人搭訕嘲笑,女主才會冷漠無情地在口頭上向對方發出反擊。《更衣人偶墜入愛河》所描繪的亞文化烏托邦,在現實中反而並不存在——在得不到理解的情況下,亞文化圈子中的人只得選擇圈地自萌,卻又因為隨著作品的逐漸大眾化,而不得不被迫改造自身。

現實中圍繞《更衣人偶墜入愛河》上演著的爭論,反而恰恰是它所描繪的理想化亞文化圈子裡,期待被人所理解的,或者說竭力逃避的。

這,難道不諷刺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