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全球圈粉!這個插畫家的超現實主義作品帶給我們無數哲思

delightW11 2022/09/16

說到超現實主義畫家,大家首先可能會想到達利和馬格利特。

今天我想要介紹的這一位,雖然名氣不及兩位超級大師,卻也是我私藏已久—— Guy Billout, 蓋伊·比爾特

不認識他沒關系,你一定會被他干凈的畫風折服,同時被他的超現實腦洞逗笑。

畫面簡潔,是很多人看Guy Billout作品的第一印象。

細膩的線條,獨特簡約的色彩美學,你可能第一時間會想到《丁丁歷險記》。

的確,漫畫是Guy的啟蒙,他也曾經受到《丁丁歷險記》影響:「丁丁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所繪風景的現實主義,還有它的自然主義以及如紀錄片般的寫實質感。」

Guy受埃爾熱的影響不小,風格寫實,但不一樣的是,他畫的是單格,而且在寫實中加入了創意,有如修煉了魔法特技一般。

乍一看他的作品,不會想到超現實,他總是用最逼真的寫實筆觸刻畫場景,只在某個細節之處筆鋒一轉,將整個畫面顛覆,舉重若輕,讓你忍不住多看兩遍。

比如,一系列掀起巨物的插畫。

蔚藍的大海,變成了自家的地毯,輕松掀起,看看有沒有藏鑰匙。

比薩斜塔、長城、高聳建筑……這些龐然大物,也可以被弱小的生物輕易撬動,反差感強,極具冷幽默。

他很會挑戰邏輯法則,讓你不敢相信你所見到的一切。

倒影和人的虛實互換,現實中的自己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妄?

海水被偷走,它究竟是什麼形狀?

站在山頭看看太陽的里面是什麼。

窗外的月亮又是怎麼來的?

落日被人偷走了!

燈光還可以變成滾動的球帶回家?

河水可以叛逆地跨過堤岸,成為瀑布。

這些我們日常目之所及之物,在Guy的筆下,可以改變狀態與性質,有無數種存在的可能性。

自然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詼諧生物,人造物也一樣違反物理規則。

無限延伸的車輛,拋錨了怎麼辦?

斷了一截的公路,要怎麼過?

噴泉怎麼會被園藝師剪斷?

單根柱子就能撐起一座建筑?

這究竟是鐵門還是簾子?

城市的窗戶,被吸鐵石吸引出逃了?

對于Guy Billout,第一感慨是畫風,第二印象則是猜想他究竟想表達什麼?

而第三句才是—— 他到底是咋想出來的?

天才們總是會被問到這個問題,Guy的過人之處,就在于他的作品無法捉摸,很難被抄襲。

每一個出色腦洞藝術家的前身,都可能是廣告人。

Guy Billout在法國中部的小鎮長大,他的父親是一名記者,母親是一名書商。完全沒有藝術背景的他,于1950 年代,到法國伯恩地區的藝術學院學習了廣告。

1962 年,Guy移居巴黎,在廣告公司工作,1969 年,這位藝術家搬到紐約市,開始了全職插畫師的職業生涯。

投身到紐約插畫圈之后,80-90年代,Billout躥升成為北美最受歡迎的插畫家之一。

他的客戶遍布美國各大傳媒巨頭,《大西洋月刊》、《紐約時報》、《紐約客》、《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奧普拉》 、《旅游與休閑》、《商業周刊》、《財富》、《時代》等,都曾見證了他的輝煌時代。

1998年為《大西洋月刊》創作的作品 Fortitude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1982 年,《大西洋月刊》的藝術總監朱迪·加蘭為 Billout 提供了該雜志的雙月刊整版,他獲得了完全的編輯自由。主題是從生活中提取看似普通的場景,并引入意想不到的元素,從而引發哲思。

這個系列延續了24年,是他最重要的作品。

1985年起,Guy Billout任教于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2016年入選插畫家協會名人堂,成為插畫界不可忽視的大師級人物。

與此同時,Guy還著有9本兒童書(其中的文字和插畫均為自己的創作),其中有5本曾分別于1973、1979、1981、1982、2007年入選《紐約時報》的年度十佳圖書。

個人創作,腦洞更不設限,比如,他在書中讓希臘的眾神和女神定居曼哈頓,或者,讓動物置于不同的棲息地,令讀者忍不住陷入深思。

2007年,Guy出版《想看海的青蛙》,這個故事里,曾經我們熟悉的那個「坐井觀天」的青蛙,有了一個想要沖出池塘,奔向大海的愿望。

Guy畫出了影影綽綽、浪漫細膩的東方意境。故事最后,小青蛙在月光下,踏著荷葉登上了浪的尖頭,后果如何不再重要,只余無限的遐想。

有人形容: 「Guy一系列不尋常的插圖,可以為所有年齡段的創意作家或白日夢者提供靈感。」

把平凡變得不平凡,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生活的細節換一個視角來看,便妙趣盎然,擁有廣闊的解讀空間,這是創意的力量。

有沒有想過,早起工作的人,影子是自由女神?

帶著豎琴搭公交的人,不知在想什麼呢?

船只在冰山群中前行還是墜落?

誰是天空誰是大海,船又身在何處?

正如著名作家馬克吐溫所說:「 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往往毫無邏輯可言。」

想要去分析Guy作品中的邏輯是沒有意義的,在他的創作下,萬物可穿越時間與空間的限制,具備個性與智慧,留給讀者的后勁十足。

《大西洋月刊》的藝術總監朱迪·加蘭說: 「Guy來自另一個星球,經過這麼多年的密切合作,他對我來說仍然是一個謎。」

畫技可以修煉,但想象力還是人類最值錢的財富。

在中文互聯網上,也有許多人分享Guy Billout的作品,大家對于解讀他的作品也總是樂此不疲。

這幅圖是什麼意思?表達了什麼哲理?一張圖可以有無數種具有思辨意義的解讀方式,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Guy Billout。    

Guy的作品,沒有唯一的答案,但相似的是,都擁有同一種樂天的幽默感,令人忽而釋懷。

畫面中總是以大片的自然景色為主,而其中出現的人們,即便孤獨、窮困、負重前行,也都能找到樂趣與解題之法。

他的作品里,危機常常出現,但畫中主角,都保持著一種鎮定感,即將到來的厄運不會讓他們感到不安,反而會化險為夷。這種黑色幽默下,一種奇怪的樂觀主義溢出了屏幕。

奶牛與火車迎面撞上,軌道忽然彎曲。

被鋸斷的大樹,長出了新樹。

遇到礁石的大船,變成彎曲的形狀,躲過一劫。

看似要火車相撞,仔細看車頭位置,才知道它們剛剛安全道別。

動物、植物、交通工具是如此,人也是一樣。

無論發生了什麼沖突與危機,他們都悠然自得,樂在其中。

他們可以打破現實的規則與條框,也可以舉起手中燭光照亮黑夜。

我尤其喜歡他這幅手捧星星灑落一地的作品,浪漫至極。

GUY描述自己的作品,用了一個簡單的詞 「智慧而易懂」

他認為,一個優秀的插畫作品,應該秉持開放性思維。

人生那麼短,少一些苦大仇深,請保持有趣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