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漫畫暴力又讓人不適,卻依然圈粉800萬

今天要安利一位花花很愛的西班牙藝術家—— 霍安·科內拉(Joan Cornellà)

霍安·科內拉,這個名字你可能并不熟悉,但你一定見過下面這張變幻莫測又不懷好意的笑臉:

《神片精選》,2021

它可能出現在對鏡自拍的美女身上:

可能出現在玩滑板倒立的時髦老太身上:

還可能出現在搖頭晃腦的不倒翁身上:

甚至是任何你意想不到的人體部位...

 讓人又愛又怕的詭異笑臉 

這張意味深長的笑臉,像一位活躍于現代都市的觀察家,用自己最獨有的方式,戲弄著周遭的一切。

當你被一只奶牛,先別打電話叫救護車,趕緊掏出手機來自拍:

課堂上,孩子們踴躍舉手回答的問題,是「誰會窮著老去?」

醫院里,沒有眼睛的庸醫會努力為你做開顱手術...

這張笑臉是霍安對抗世界的武器,他沒有盟友,也從不畏懼,永遠大膽地調侃著所有人。

尖銳的題材和腦洞大開的創意,讓他的作品迅速席卷全球,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圈粉近800萬。

隨之而來的有贊譽,也有非議。

喜歡的人會一頭扎進去:

「超級愛他的黑色幽默!!!」「仿佛走進了兔子洞一般,再也走不出來了!」

厭惡的人會批判這些作品太放飛,甚至毫無限制:

「不喜歡,文化應當百花齊放,可是否應該有限制?是不是只要支持者足夠多,漫畫就什麼都可以畫?」

《要麼為我投票,要麼為其他的撒謊精》

《我愿意》

霍安的作品不僅百無禁忌,還總是在大眾最敏感的雷區上蹦迪。

比如,小狗和嬰兒都難逃他的「毒手」:

《同情》

《追逐夢想》

《義肢》

《拯救地球》

這些怪誕的作品并非嘩眾取寵,而是帶有強烈的批判現實主義和黑色幽默。

比如,火遍全球的自拍文化,在霍安筆下是這樣的:

無論何時、何地、何種心情,人們時刻記得掏出手機來記錄自己。

喧嘩的社交網絡,讓人們失去獨立思考和辨別真偽的能力。

又或是,讓某些人擁有假以亂真的契機。

《意想不到》

不知不覺,全世界都被一座名為「自拍」的牢籠囚禁。

不只是自拍,捕捉他人的苦難同樣重要。

比如,當交通事故發生,目擊者掏出手機,為傷者拍上一張,還不忘開美顏:

最有意思的是,漫畫里的主人公,不僅熱衷于嘲笑他人的苦難,也同樣喜歡自嘲。

測溫槍顯示你是個「蠢人」,苦讀數年終于取得了「白癡」學位:

照照鏡子,發現自己不是garbage(垃圾)就是nobody(無名之輩):

海報上的字要看全了,不是「想你」,是「沒有人想你」:

生日蛋糕上,祝福語是「沒人愛你」:

出門被高空墜物襲擊的倒霉蛋,搜遍網絡,找到的答案仍是「沒人愛你」...

他也諷刺人與人之間日益疏離、冷漠,只剩下赤裸裸的金錢關系。

左:《禮物就像我倆的友誼一樣空》

右:《我信任的人名單》

啞劇、小品、脫口秀...

以上都可以構成霍安作品的注解。

對他來說,沒有暴力和黑色幽默的漫畫是無聊至極的。

《為狗屁祈禱》

殘酷的成人世界,每個人都不動聲色地戴上面具,佯裝周遭的一切是如此美好、積極、正能量。

霍安·科內拉和他的作品,就像那條闖入沙丁魚群的鯰魚——

他生鮮而快活,粗魯而敏捷。帶著極強的攻擊性,攪亂了原本人們粉飾太平的步伐,讓所有人努力的偽裝無處遁形。

《別給我澆水,我跟你一樣假》

他被討厭的原因,正如歌詞里唱的那樣:「人生已經如此地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這些強烈情緒帶來的不適感,構成了霍安作品里的重要一環。

詭異的笑臉,反轉的結局,豁達的心態,榴蓮味的糖。

在別人積極向上的時候,他永遠堅韌向下。

這,便是不按牌理出牌的霍安·科內拉。

用戶評論